<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種族主義之禍難消 美國“人權”何在?
引發全美反種族歧視抗議的弗洛伊德事件剛剛過去不到三個月,又一起黑人遭警方暴力執法的視頻出現在社交媒體上!拔覠o法呼吸”“黑人的命也是命”“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激憤的抗議口號,將美國長期積累的系統性社會弊病揭示無遺。
 

非洲裔美國人頻遭警察暴力執法

    近段時間,美國警察針對非洲裔等有色人種的暴力執法事件層出不窮,各地反種族歧視浪潮愈演愈烈……

    當地時間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警察在逮捕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時,將其按在地上,用膝蓋頂住脖子。

    5月25日,美國非裔平民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州遭到暴力執法,白人警察用膝蓋頂住其脖頸長達9分鐘,最終窒息身亡。該事件引發了全美大規?棺h活動,各大城市都加入聲援非裔爭取權利平等的斗爭中。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嚴重的暴力執法事件8月23日再度發生。當天,威斯康星州基諾沙的非裔居民雅各布·布雷克背對警察打開車門時,遭到警察連續射擊至少7槍,倒在了車中三個孩子和未婚妻的面前。>>詳細

   分析人士指出,美國執法部門長期存在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和暴力執法問題,這已成為困擾美國社會的頑疾。>>詳細

種族歧視問題點燃全美多地怒火

    自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市非裔男子遭警察壓頸致死后,全美各州的抗議示威活動此起彼伏。在多個美國主要城市,成千上萬人參加抗議活動,反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各界輿論對美國警察暴力執法的關注度愈來愈高。面對日前威州基諾沙發生的非裔男子遭警察擊傷事件,美國人民的怒火被再一次點燃。

   8月28日,人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林肯紀念堂附近參加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示威活動。新華社發(阿蘭 攝)

    當地時間8月28日,美國數萬名民眾在華盛頓特區聚集,舉行了疫情暴發以來華盛頓最大規模的示威游行?棺h者聚集在林肯紀念堂前,聲討近期美國警察針對非裔美國人暴力執法的一系列惡性事件,呼吁族裔平等。

    美國媒體指出,此次大游行正值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發表著名演講《我有一個夢想》57周年,而當下美國卻猶如處在一場“噩夢”之中。媒體同時批評,雖然民眾抗議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呼聲強烈,但白宮與美國政府的表現卻令人“心碎”。>>詳細

避種族爭議 特朗普猛打“法律與秩序”牌

    為壓制美國多地愈演愈烈的抗議活動,美國政府向多地派駐聯邦執法人員,出動大批警察乃至動用國民警衛隊予以鎮壓。然而,這一做法不僅沒有達到效果,反而引來民眾更憤怒的反抗。從6歲小女孩被噴辣椒水、到七旬老人血濺警察手掌下,沖突愈演愈烈。>>詳細

    2020年8月24日,美國共和黨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夏洛特市舉行全國代表大會,正式確認特朗普與彭斯為2020年正副總統候選人。

    隨著選戰邁向沖刺階段,特朗普開始將這一系列暴力事件歸咎于民主黨領導的政府的失敗。抓住暴力、沖突和騷亂現象“來硬的”,猛打所謂“法律和秩序牌”,以改變過去一段時間因警察對黑人暴力執法激發全美反種族歧視抗議活動而陷入的被動局面。>>詳細

   8月27日,特朗普接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時在演講中稱,美國“必須一直保有法律與秩序”,但在弗洛伊德事件引發的全國反種族歧視、反暴力執法示威浪潮中,諸多由民主黨人執政的城市陷入騷亂、搶劫和縱火等暴力活動中,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卻對此保持沉默。>>詳細

    對此,美國輿論指出,面對新一輪不斷積蓄的種族不公情緒,共和黨人仍然在重復那些熟悉的表述——譴責暴徒暴行、強調治安失序,而缺乏對于種族議題的實質性回應。對于法律與秩序的強調成為共和黨大會當天的重點,這也反映出該黨的競選策略仍以穩固保守派選民的基本盤為主,而不是吸引溫和派選民。>>詳細

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到底多嚴重?

當地時間5月27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在抗議者的示威活動中設置路障。

    分析指出,長期以來,非洲裔美國人在教育程度、醫療服務、生活水平等方面都與白人有著明顯的差距。其中,執法領域歷來就是美國種族歧視的重災區。警察濫用職權殺害非裔并非是孤立事件,而已經成為一種廣泛存在的行為模式。

    根據美國“警察暴力地圖”網站統計,2019年全美有1099人死于警察暴力執法,其中24%是黑人;同時,美國司法部估計,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美國黑人男性會在一生當中的某個時刻入獄,這個概率比白人男性要高出5倍。>>詳細

    更為引人注意的是,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往往會采取雙重標準。2016年2月17日,非洲裔男子加斯頓在經歷嚴重車禍導致神志恍惚的狀態下,被辛辛那提三名警察開槍擊斃。同年9月16日,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手無寸鐵的非洲裔男子克拉徹在高舉雙手背向警察的情況下被白人警察開槍擊斃。而在12月6日,28歲的白人韋爾奇攜帶半自動步槍進入華盛頓西北部一家餐廳,之后放下武器從餐廳走出,背向警察雙手舉起,警察則沒有開槍。明顯的是,相似事件的不同結果突出表明了警察對待非洲裔和白人態度完全不同。>>詳細

這就是美國的兩幅面孔!

    資料圖:當地時間6月13日,美國舊金山市政廳附近的街面上,出現用黃油漆涂寫的巨幅“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字樣。 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實際上,在人權問題上,美國可謂是“馳名雙標”:2018年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前,美國就長期利用這一國際機構大搞“人權政治”,屢屢抨擊委內瑞拉、伊朗等國的人權事務。而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美國種族歧視、過度執法、兒童權利、非法移民等問題對美國進行批評時,美國就指責該機構成為“政治游戲、虛偽和逃避責任的場所”,甚至干脆一退了之。顯然,美國的“人權外交”不過是粗暴干涉別國內政的代名詞,不過是美國實現地緣政治目的和維護霸權秩序的“道德武器”。

    如今,當美國警察暴力鎮壓國內的和平示威、毆打乃至拘捕媒體記者時,當美國最高領導人下令動用催淚瓦斯和胡椒彈驅散和平集會時,美式人權的雙標與虛偽體現得淋漓盡致,美國政府所謂與“被壓迫人民站在一起”的形象也就轟然倒塌了。>>詳細

    種族歧視在美國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導致仇恨犯罪不斷增加,社會撕裂日益嚴重。美國每一個政客都在大談種族平等的大道理,但是沒人知道或者真心想知道在現實中如何去實現。從高喊“我無法呼吸”,到呼喊“黑人的命也是命”,再到怒吼“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消除種族歧視在美國依然如同馬丁·路德·金所言,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詳細

鼎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