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第三次反"圍剿"勝利
1931年7月,蔣介石親任“圍剿”軍總司令,聘用外國軍事顧問,調集部隊30萬人“長驅直入”,向中央根據地發動第三次“圍剿”。面對十倍于己的兵力,毛澤東、朱德指揮紅軍繼續以“誘敵深入”的方針,避敵主力,打其虛弱,殲敵3萬余人,粉碎了國民黨軍的第三次“圍剿”。
 

  1931年,紅一方面軍在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后,乘勝發展進攻,主力分散在閩西的建寧、長汀、沙縣等地做群眾工作,遠離了根據地的中心區。然而僅僅相隔一個月的時間,不甘失敗的蔣介石自任總司令,再次調集23個師又3個旅約30萬的兵力,以何應欽為前線總司令,向中央根據地發動了更大規模的第三次“圍剿”。

  毛澤東毅然決定千里回師,率紅軍主力從建寧出發,到贛南興國集中。隨后,紅一方面軍和從贛江以西東渡的紅七軍會合。8月初,部隊集中在以高興圩為中心的方圓幾十里的地區。各路敵軍紛紛逼近,形成對紅軍半包圍的態勢。紅軍從敵軍中間40里的空隙地帶向東突進,從8月7日到11日在蓮塘、良村、黃陂,三戰三捷,殲敵1萬余人。敵人發現我軍在黃陂地區后,集中主力與我決戰。紅一方面軍以一部兵力向東北方向佯動,調動敵人,主力向西急進,使敵疲于奔命。在我軍的不斷打擊下,敵被我拖得疲憊不堪,已無力再戰,蔣介石被迫于9月初下令“圍剿”軍總退卻。毛澤東、朱德令紅軍發起反擊,取得老營盤、方石嶺戰斗的勝利,粉碎了國民黨軍的第三次“圍剿”。至9月15日,紅一方面軍共擊潰敵人7個師,殲敵17個團,斃傷俘敵3萬余人,繳槍2萬余支。

  經過三次反“圍剿”作戰,紅軍的全部作戰原則基本形成;中央根據地贛南、閩西兩地連成一片,鞏固和擴大了中央蘇區。毛澤東深情寫下“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會昌城外高峰,顛連直接東溟。戰士指看南粵,更加郁郁蔥蔥”的著名詞句。

毛蔣作為兩軍主帥在戰場的首次對決

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和蔣介石合影。

  蔣介石對第二次“圍剿”的慘敗非常憤怒,在南昌召開的高級軍官會議上,大罵部屬無能,甚至痛哭失聲。1931年6月,蔣介石發《告全國將士書》,表示要親自組織第三次“圍剿”,在最短期間清除“共禍”,更宣稱“不能成功,誓當成仁”。

  這一次,蔣介石再調嫡系部隊5個師(趙觀濤第6 師、蔣鼎文第9 師、衛立煌第10師、羅卓英第11師、陳誠第14師)約10萬人作為主力部隊,自任“圍剿”軍總司令,第一次從幕后跳到了臺前,親自指揮作戰。

  此時,加上前兩次“圍剿”調集在贛閩蘇區周圍的雜牌軍,國民黨軍的總兵力達到23個師又3個旅,共30萬人,還有空軍大隊執行偵察、轟炸和運輸任務,配合整個“圍剿”作戰。蔣介石對此一戰可謂是勢在必得,做了充分準備,聘請英、日、德等國顧問參與籌劃,吸取前兩次的失敗教訓,確定“厚集兵力,分路圍攻,長驅直入,分進合擊”的作戰方針,將“圍剿”軍分為左右兩翼形成鉗形攻勢,先尋求紅軍主力擊破,搗毀紅軍根據地,然后再逐漸清剿。

  而毛澤東指揮下的紅一方面軍主力,正東移進入閩西北及閩贛邊一帶開展擴紅、籌糧、籌款等工作,分散在遠離根據地中心區的建寧一帶,因在苦戰后尚未得到休息和補充,總兵力只有3萬人左右。面對來勢洶洶的國民黨大軍,毛澤東堅持作戰方針不變,仍是“誘敵深入,避敵主力,打其虛弱”。

  7月1日,蔣介石在南昌行營下達總攻擊令。毛蔣二人首次也是唯一一次,作為兩軍主帥的戰場對決正式開始。

靈活穿插、聲東擊西 紅軍兩次突破包圍

中央革命根據地第二次反“圍剿”示意圖 圖源:新華社

  國民黨軍分路向中央根據地大舉進攻,在一部紅軍和地方武裝的阻擊、襲擾下,對紅軍主力去向不明,一直處于盲目進攻狀態。紅一方面軍主力在此期間,千里回師,各部先后到達于都西北地區,在周密研究和分析當面敵情及戰場態勢之后,決定首先從敵人翼側打起,突破富田一點,然后由西而東橫掃。然而,當紅一方面軍按計劃由興國向富田開進之際,被敵察覺。

  第一階段:蓮塘、良村、黃陂

  8月上旬,各路國民黨軍紛紛向高興圩地區逼近,重兵密集,把紅一方面軍主力壓縮在以高興圩為中心的方圓數十里狹小范圍內。紅一方面軍已處在北、東、南三面受敵和西臨贛江的危險境地。毛澤東、朱德決定實行中間突破,向東面的蓮塘、良村方向突進,求殲戰斗力較弱的一路敵軍,爾后進擊龍岡、黃陂,調動敵人于運動中予以各個殲滅。紅一方面軍主力在8月5日晚出其不意地穿過國民黨左翼集團軍和右翼集團軍之間20公里的空隙,于6日午前到達蓮塘,跳出了敵軍主力的包圍圈,并于7日至11日,先后取得蓮塘、良村、黃陂三戰三捷,殲敵萬余人,從原來的被動局面中奪回了主動權。隨后,紅一方面軍主力轉到君埠以東地區休整。

  第二階段高興圩、老營盤、方石嶺

  這時,國民黨軍隊已將主力掉頭東來,對黃陂、君埠地區形成東、南、北三面密集的包圍圈。紅一方面軍再次處在被國民黨軍隊重兵合圍的危險境地。毛澤東利用蔣介石最怕紅軍北出臨川、進擊南昌的恐懼心理,決定采取“聲東擊西”戰術,用一部分兵力繼續向東牽開敵軍,掩護紅軍主力秘密西進,回到興國隱蔽待機。紅12軍佯裝紅軍主力,大張旗鼓地向樂安佯動,吸引敵人向東北方向調動,將國民黨軍主力一部拖了近半個月。毛澤東、朱德親率紅一方面軍主力2萬余人,利用夜暗,從兩路進攻之敵中間只有10公里的狹窄縫隙中穿越過去。經過一整夜的急行軍,再次突破重圍,安全轉移到興國東北部的白石、楓邊地區,爾后繼續西移至興國、萬安、泰和之間的均村、茶園岡地區隱蔽待機。

  當敵軍發覺真相再轉頭向西時,紅軍主力已休整半月。這時,參加“圍剿”的國民黨軍隊已疲憊不堪,在戰場上頻頻陷入被動,紅軍主動的態勢日益明顯。同時,起兵反蔣的粵桂聯軍乘蔣介石的主力部隊深陷江西之際,向湖南衡陽進發。鑒于上述情況,蔣介石決定一面牽制江西境內的紅軍,“一面移師贛粵邊區阻止叛軍擴張”。9月初,“圍剿”紅軍的國民黨軍隊開始退卻。紅軍乘敵退卻,于9月7日至8日在老營盤、高興圩兩次戰斗中斃傷俘敵4000余人,9月15日在方石嶺戰斗中又殲敵一個多師。至此,這場前后持續三個月的戰役,以蔣介石的失敗而告終。

紅軍全部作戰原則基本形成

  毛澤東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文中這樣寫道:“等到戰勝敵人的第三次‘圍剿’,于是全部紅軍作戰的原則就形成了,這時是軍事原則的新發展階段……”

  從第一次反“圍剿”時“誘敵深入”方針提出并且應用成功,到第三次反“圍剿”時全部紅軍作戰原則的形成,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逐步認識到“圍剿”和反“圍剿”斗爭不斷反復的規律,及時實行由以游擊戰為主向以運動戰為主的轉變,并實行人民戰爭的戰略戰術原則。

  紅軍的戰略戰術思想既不是從中國的軍事書上抄下來的,也不是從外國的軍事書上抄下來的,而完全是基于中國革命戰爭的特點和規律,從具體戰爭實踐中總結出來的、富有特色的創造。紅軍作戰的基本原則,主要以下幾個方面:

  一、以反“圍剿”為主要形式,依托根據地作戰。

  從紅軍誕生開始,國民黨反動政府就不容許它存在,派出軍隊一次又一次地進行“圍剿”。代表兩個相互對立階級的軍隊之間勢不兩立的這種狀況,決定了中國內戰以國民黨軍隊的“圍剿”和紅軍的反“圍剿”為主要形式。在這種特點下,紅軍只有也必須緊緊地依托自己的戰略基地即根據地的有利的群眾條件和地形條件,在根據地人民的支持和援助下,才能打破強大敵人的“圍剿”,才能求得保存和發展自己的力量。依托根據地有利條件進行反“圍剿”作戰,是紅軍作戰的基本原則,也是紅軍奪取勝利的一條重要經驗。著眼于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是紅軍作戰的基本指導思想。

  二、實行戰略退卻,誘敵深入。

  國民黨軍隊對紅軍的“圍剿”,總是以數倍乃至十倍以上的絕對優勢兵力,尋找紅軍決戰。在強大敵人的進攻面前,紅軍必須避免不利的決戰,必須避開敵之進攻銳氣,實行戰略退卻,采取誘敵深入的方針,把強大的敵軍誘入根據地,使之在紅軍和地方武裝的不斷襲擾下,變成瞎子聾子,變得疲憊不堪,并且分散了兵力,由優勢轉化為局部的劣勢。然后紅軍再以主力實施反攻,速戰速決,將敵各個擊破。誘敵深入是紅軍充分利用有利條件,依靠根據地黨政軍民整體力量,反對國民黨軍隊大規模進攻并且奪取勝利的基本作戰方針。

  三、集中兵力實行運動戰、速決戰、殲滅戰。

  紅軍因為兵力和火力的絕對劣勢,不可能與強大的敵人實施陣地戰、攻堅戰,更不能分散擾敵,處處設防,而必須相對集中自己的兵力,造成戰斗上的優勢兵力,在長的戰線、大的戰區上實行戰役戰斗上的外線速決進攻戰,將局部劣勢之敵殲滅于運動中。紅軍兵力的弱小,還表現在一個根據地內只有一支部隊。在這種特點下,必須力求速戰速決,以避免陷入多路敵軍的包圍之中,并便于自己連續再戰。紅軍的武器裝備取決于戰場繳獲,人員的一部分來自俘虜兵。在這種情況下,紅軍必須堅持殲滅戰原則,力求俘虜當面之敵的大部人員和繳獲全部武器裝備,以補充自己。而對于強大的國民黨軍隊來說,擊潰它意義不大,而只有將它一部一部地殲滅,才能造成它士氣的沮喪,兵力的削弱。

  四、不失時機地實施進攻,擴大戰果或將敵之“圍剿”打破于計劃實施之前。

  紅軍總的戰略態勢是防御,但不應當排除有利條件下的進攻作戰。在敵之“圍剿”被打破后,敵軍通常是轉為暫時的戰略守勢。在這種有利的條件下,紅軍應當以主力連續再戰,向退守在根據地周圍的孤立無援的敵軍實施進攻,以擴大戰果,鞏固和發展根據地。有利條件下的進攻作戰,是紅軍力求戰略主動的重要表現,也是爭取勝利的重要一著。

  毛澤東等關于人民戰爭的戰略戰術思想,解決了紅軍如何以劣勢兵力和落后裝備,去戰勝強大敵人的問題,是對馬克思列寧主義軍事學說的杰出貢獻。 

民心所向 贛南、閩西根據地連成一片

  第三次反“圍剿”勝利,中央紅軍攻克漳州后寫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標語 新華社圖片

  中央根據地三次反“圍剿”的勝利,與根據地人民群眾的密切配合和積極支援是分不開的。在這期間,地方黨組織在根據地人民群眾中反復進行反“圍剿”斗爭的政治動員,領導人民群眾支援紅軍作戰。根據地人民群眾積極響應黨的號召,以實際行動組織赤衛隊、交通隊、偵察隊、運輸隊配合紅軍,并掩護紅軍主力的轉移和集中。他們實行堅壁清野,使氣勢洶洶、長驅直入的國民黨軍在根據地內饑疲交困,吃盡苦頭,戰斗力大為下降。

  第三次反“圍剿”勝利后,毛澤東、朱德以一部分地方武裝監視北面的國民黨軍隊,主力紅軍則移到以瑞金為中心的地區,向閩西北和贛西南開展工作,攻占會昌、尋鄔、安遠、石城等縣城,使贛西南、閩西根據地基本連成一片,發展到21個縣境,人口250萬,面積5萬平方公里。11月7日至20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召開,宣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成立。11月2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會議選舉毛澤東為主席,項英、張國燾為副主席。至此,以瑞金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據地正式形成。

  三次反“圍剿”的勝利,對國民黨軍隊是一個重大的打擊。被蔣介石安排在“圍剿”最前線的國民黨第26路軍,收編自馮玉祥的西北軍。他們雖與紅軍多次交手屢屢戰敗,卻在此過程中逐漸對紅軍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們發現紅軍在當地愛護百姓,深得民心,反而是國民黨的軍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百姓避之唯恐不及!熬乓话恕笔伦兒,奉命駐防江西寧都的26路軍不愿再打內戰“圍剿”紅軍,向蔣介石要求開赴北方抗日卻遭到拒絕。

  1931年12月14日,第26路軍1.7萬名官兵在江西寧都舉行起義,加入紅軍,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團。這是國民黨中具有較強戰斗力的正規軍第一次大部隊在戰場上起義投向紅軍,是我黨我軍歷史上一次成功的、重要的武裝起義,中共蘇區的主力紅軍由3萬余人猛增至約5萬人,促進了中央蘇區的鞏固和發展。人心向背,不言自明,寧都起義在國民黨軍隊引起很大震動,沉重地打擊了堅持內戰卻不愿抗日的蔣介石,加速了國民黨營壘的分化。

  綜合整理自:新華網、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歷史網、央視新聞網、中國軍網、鳳凰衛視、江西日報、《魏巍文集:新語絲》等

鼎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