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中印邊境再起沖突 印方欲為談判增添籌碼
就印方發布聲明稱“中印軍方連續兩晚發生新沖突”一事,解放軍西部戰區新聞發言人張水利大校發表談話表示,當天印軍破壞前期雙方多層級會談會晤達成的共識,在班公湖南岸、熱欽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線占控,公然挑釁,造成邊境局勢緊張。專家分析,印度無非是想通過開辟新的對峙點,圖謀在與中方的談判中多一點籌碼。

點擊看大圖

    西部戰區新聞發言人張水利大校就中印邊境局勢發表談話指出,8月31日,印軍破壞前期雙方多層級會談會晤達成的共識,在班公湖南岸、熱欽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線占控,公然挑釁,造成邊境局勢緊張。印方此舉嚴重侵犯中國領土主權,嚴重破壞中印邊境地區和平穩定,出爾反爾、背信棄義,中方對此表示強烈反對。我們嚴正要求印方,立即撤回非法越線占控兵力,嚴格管控和約束一線部隊,切實遵守承諾,避免事態進一步升級。中國軍隊正采取必要應對措施,并將密切關注事態發展,堅決維護中國領土主權和邊境地區和平穩定。

  據悉,印度軍方8月31日指責中國軍方8月29日夜間至30日凌晨在班公湖南岸進行了“挑釁性軍事活動”!队《葧r報》9月1日補充報道稱,中國軍隊意圖“占領”位于班公湖和斯攀谷之間楚舒勒地區的一處制高點。報道援引匿名軍方高官的話宣稱,印度指揮其部署在該地區的部隊,通過采取“物理阻隔”措施使中方軍隊最終“無功而返”,并炫耀“(印度)部隊實施了先發制人的行動”。

  對于中印邊境局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9月1日表示,關于邊界等歷史遺留的問題,中方歷來主張通過和平友好協商,找到公平合理和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一段時間以來,雙方在各個層級進行了多次接觸和會談,作出積極的努力來尋求和平解決邊界的一些分歧或爭端,共同維護中印邊境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中方已向印方提出嚴正交涉,要求印方嚴格管控和約束一線部隊,切實遵守承諾,立即停止一切挑釁行為,立即撤回非法越線人員,立即停止任何導致局勢升級和復雜化的舉動!贬槍τ≤娫诎喙阅系貐^多個地點越過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一事,中國駐印度使館發言人嵇蓉參贊9月1日做出上述回應。

想為談判中不合理的要價添籌碼

  專家指出,6月加勒萬河谷對峙事件發生以來,中印雙方經過5輪軍長級會晤、4次邊境事務磋商和協調工作機制會議,一線部隊一直保持著溝通,近一個半月以來,雙方平均每周都要開會,可見非常重視。當前,局勢緩和取得了很大進展,雙方在多個對峙點脫離接觸,但仍有剩余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主要集中在班公湖北岸等地區。

  中方一直嚴格遵循中印實際控制線,從未擅自越線行動。但印方卻不這樣認為,在近來談判中堅持不合理的談判要價。印度在達不到目的之后,再次非法越線進行占控,無非是想通過開辟新的對峙點,多一點談判籌碼,試圖在接下來的談判中有更多的牌可打。

  印度試圖通過在當地留駐重兵,擺出一幅與中方耗下去的姿態,想壓中方在談判中讓步。隨著時間推移,印度越來越有些著急,F在印度國內疫情非常嚴重,經濟不景氣,又要對邊境高海拔地區增派兵力,增撥大量預備過冬的軍需物資,對印軍后勤補給所帶來的巨大壓力可以想見。再繼續持續下去,還必將削弱印軍應對其它戰略方向的資源和能力。

  分析認為,印中現在似乎陷入一種各說各話的怪圈,導致外界猜測兩國是否仍能通過對話解決分歧,甚至擔心未來可能在實控線沿線出現軍事沖突升級。在此背景下,印中互信面臨破產危險,兩國對對方的每一個舉動都會產生懷疑或過度解讀,任何一方的誤判都有可能帶來局勢的迅速升溫。

印軍暴露邊境過冬的真實兵力

印度士兵配備冬裝將花費超35億盧比

    由于中印邊境對峙可能會持續下去,印度軍方正在為部署在所謂拉達克東部地區的3萬多名士兵供應特殊冬裝,預計這要花費35億至40億盧比(約合3.28億到3.75億人民幣),分攤到每個士兵身上的特種裝備費用大約為10萬盧比(約合人民幣9389元)。

    在海拔3600米以上、冬季溫度能降至零下50度的高原地區進行軍事部署,對于部隊后勤保障來說是一種巨大挑戰。

  據悉,目前印軍已經做出妥善安排,來維持冬季的強化部署。印軍為駐守士兵配備的冬季服裝和裝備包括特殊的三層雪地夾克和加厚褲子、靴子、雪地護目鏡、面罩、背包等。此外,印軍在所謂“拉達克地區”還為士兵配備有溫度可控的特殊帳篷和能保持最佳溫度的預制棚屋。對于在含氧量較低的高原嚴寒地區,為士兵提供這樣的住所至關重要。

  消息人士稱,按照海拔2700米以下、2700米至3600米和3600米以上這種地理位置劃分,印軍士兵會得到不同比例的配給,根據部署海拔高度逐步遞增,以應對高海拔自然條件的嚴峻挑戰。同時這些配給還考慮到了士兵熱量流失和脫水情況。

  印度審計總署(CAG)最近的調查報告表示,印軍目前適應高原地區的冬衣和裝備不足。不過印度陸軍最近告訴印度議會賬目委員會(PAC)會稱,陸軍總部的儲備不足并不會影響高海拔地區部隊裝備的供應。

    高海拔地區分為兩類,部署在海拔3600米以下需配備極寒服裝,超過此高度,則需要配備特殊服裝和登山設備。目前,印軍有超過35.4萬名士兵部署在海拔3600米的地方,而有超過3.8萬人部署在更高海拔地區。

印度陸軍想取勝?美國專家潑冷水

印軍在高原地區運輸物資

  在最近的中印邊境緊張對峙中,盡管印度國內頻繁鼓吹“對中國強硬”,但美國斯坦福大學沃爾特·肖恩斯坦亞太研究中心的南亞研究專家卻對此潑了一盆冷水。該中心發表的論文顯示,印度陸軍存在結構性矛盾,并且缺乏“制勝學說”,這將導致印度陸軍在可能動用武力時面臨兩難選擇。

  報道稱,印度陸軍的傳統軍事學說讓其軍事戰略在“拉達克式沖突”中無法發揮作用。地面部隊主導著印度的軍事戰略。自從獨立以來,印度已在動蕩的北部陸地邊境地區打了5場戰爭。印度陸軍在軍事預算中占了很大比重,而且還在不斷增長,目前占軍費的57%(空軍占23%,海軍占14%)。同時,印度陸軍在總兵力中所占比重更大,達到85%(空軍為9%,海軍為4%),但“似乎并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

  研究人員認為,印度陸軍乃至整個印度之前的防務政策都以一種進攻學說為主導。該學說的“制勝理論”是基于懲罰的威懾邏輯——印度威脅進行代價高昂的報復,用于阻止敵人的侵略。所謂“懲罰”的成本通常是奪取敵人領土,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研究認為,這種進攻學說在印度之前與巴基斯坦的沖突中進行過實踐。但印度于1999年在卡吉爾地區與巴基斯坦爆發沖突后的20年中,三大戰略趨勢從根本上改變了印度的安全環境:“核威懾使大規模常規戰爭不可能發生;中國的軍事力量和魄力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激進的新技術重新定義了先進軍隊。而印度的安全政策沒有跟上步伐”。

  鑒于印度北部邊境的軍事力量處于平衡狀態,印度無法在戰場上果斷擊敗巴基斯坦或中國!叭绻麤]有能力讓對手付出高昂的代價,印度的軍事學說就無法威懾對手——中國或巴基斯坦都有承受沖突代價的重大決心”。如果印度繼續追求發動大規模、進攻性的軍事選擇,則會“增加敵人武裝升級甚至是核反應的風險”。

  該論文稱,印度陸軍缺乏阻止或打敗現代信息時代對手的關鍵能力,尤其是C4ISR(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視和偵察)功能,無法將傳感器、發射平臺、遠程武器和通信系統融合到一起,并缺乏聯合威懾和戰斗的組織架構。論文的結論是,印度陸軍最根本的問題是缺乏符合時代的制勝理論,使印軍難以有效威懾并在必要時展開戰斗。

印度在南海以及印度洋針對中國

印度海軍訂購8艘輕型反潛戰艦,單價逼近056配置相當于037

  除了中印陸地邊境上沖突,印度在南海以及印度洋上也采取了針對中國的行動。印度新德里電視臺網站援引消息人士的信息表示,在6月中印邊境沖突爆發后不久,印度海軍低調向南海地區派遣了海軍艦艇。印軍戰艦在此期間收集了該海域其他國家軍艦的行蹤,并通過安全通信系統與美國海軍艦艇保持了持續聯絡。同時,印度海軍還加強了針對馬六甲海峽以及中國海軍進入印度洋各條路線的巡邏,并計劃緊急采購和部署自主水下航行器以及其他無人系統和傳感器,嚴密監視中國海軍在印度洋的活動。

  專家指出,近年來印軍在印度洋對中國海軍艦船進行跟蹤監視,派艦艇進入南海也不是第一次。如果正如媒體披露的那樣,印度海軍在南海地區“有所動作”,更多的是試圖與美方在戰略上眉來眼去、遙相呼應的一種姿態。從軍事角度而言,印度收集中國海軍以及海上運輸線上其它運輸船只的情報信息,是意圖在必要時候可以封鎖馬六甲海峽。

  中國應該加強南海地區島礁建設,進一步加強軍事力量部署,有一定制空、制海能力。同時,在馬六甲海峽兩個端口要有所準備,在南海通向馬六甲海峽的通道處設立一支護航編隊,在另一個端口也部署一定力量形成呼應,既可以對馬六甲海峽上的中國運輸船只進行護衛,同時也能對印軍的襲擾及時采取相應措施。

心術不正 印度炒作中印邊境沖突

 

  從2017年洞朗危機到今年6月的加勒萬河谷嚴重沖突,印度一直在中印邊界問題上采取激進路線,兩國過去幾十年管控邊境局勢的體系逐漸崩塌,雙方邊境摩擦有常態化趨勢,這將對兩國的力量都形成消耗。

  印度沒有把通過談判管控分歧作為主要路線,而是寄希望于加強與美國等外部力量的關系向中國施加地緣政治壓力,以此維持其在中印邊境地區的強勢。印度的做法嚴重增加了中印兩國的戰略互疑,提升了邊境摩擦對兩國關系的全面破壞性。印方自加勒萬河谷沖突以來取消了一系列中印合作,使它的民族主義有了某種自殘的悲劇色彩。

  不能不說,印度的國家安全觀有點畸形。印度軍費2019年達到711億美元,排世界第三,占GDP2.4%。這么多軍費,很大一部分都耗費在了與周邊國家無謂的邊境摩擦上,比如印度近日向中印高海拔地區大量部署軍隊就要消耗掉難以計數的過冬物資,而邊境地區本來可以通過管控實現相安無事。

  對中國玩地緣政治,是印度走的一條邪路。因為美國等不可能真正幫它,而只會利用它,使得它對北方安全的投入越來越大,美國是不會為它埋單的。而且中印如果真的全面敵對,中國拉巴基斯坦等國共同對付印度,豈不方便得多?

  中印兩國如果都保持足夠的理性,彼此就不該較勁,而應當把兩國關系當作促進各自發展的平臺。如果印度把民族主義作為考量中印關系的主視角,夸大邊界糾紛在兩國關系中的意義,并且把中印關系拿到全球地緣政治風暴中去攪動,那么中國單方面是不可能維系地區和平穩定大局的。

  中印當然都不愿意以失去土地作為維系與對方關系的代價,但是同樣的邊界糾紛已經存在了幾十年,現在它重新爆炸了,這不應該。中方輿論并沒有向中印邊界長時間聚焦,但是印度輿論一直在狂熱地發作,整個那個國家讓人懷疑被誤導了。

  中國是印度搬不走的鄰居,而且國力數倍于它。我們適合做印度共謀發展的伙伴,但是如果印度要把中國變成它長期的戰略對手,那么它需要準備付出很多很多的成本,而且它最終決不會因此從中印邊境地區多謀得一寸土地。

 

    來源:環球網、中國軍網、外交部網站等綜合

鼎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