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極度膨脹!日本緊盯釣魚島還妄圖插手臺海問題
近段時間,日方接二連三的拿中國說事兒,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無理指責中方正常的國防建設和軍事活動,對中方正當的海洋活動說三道四,渲染所謂的中國威脅……日本緊跟美國在地區進行所謂戰略競爭,制造事端,從而為日本的擴軍備戰,或者為日本自衛隊成為國防軍提供一定的口實,拿更多的軍費來使日本的武裝力量能夠在地區實現所謂正;。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加藤勝信24日在記者會上對中國海警船只連續101天駛入“尖閣諸島(我釣魚島)”周邊表示擔憂,宣稱事態“非常嚴重”。加藤勝信聲稱,日本要“經常配備超過對手力量的海上保安廳巡視船,以確保警備萬全”,日本每次確認到中國“入侵領!钡那闆r時,“不管是在深夜、還是在凌晨,都提出了抗議”,并表示今后不會放松附近海域的警戒監視,并積極收集情報。

  據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安總部消息,當地時間24日下午4時許,4艘中國海警局船只相繼駛入釣魚島附近海域。

  中國海警24日下午也發布消息稱,2021年5月24日,中國海警2502艦艇編隊在我釣魚島領海內巡航。

  日本多方近來頻頻炒作釣魚島問題。針對釣魚島問題,駐日本大使孔鉉佑接受共同社專訪曾表示,近段時間,日本國內關于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周邊海域活動的議論比較多。事實上,中方基于一貫立場在釣魚島海域進行常態化巡航,但活動強度和方式并沒有特別的變化,也一直保持著十分克制的態度。反而是某些打著漁船旗號的右翼船只反復赴釣魚島海域挑釁滋事,中方從自身立場出發,不得不作出必要反應,但這也是冷靜、專業、克制的。

    近段時間,日方接二連三的拿中國說事兒,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無理指責中方正常的國防建設和軍事活動,對中方正當的海洋活動說三道四,渲染所謂的中國威脅……日本緊跟美國在地區進行所謂戰略競爭,制造事端,從而為日本的擴軍備戰,或者為日本自衛隊成為國防軍提供一定的口實,拿更多的軍費來使日本的武裝力量能夠在地區實現所謂正;。

資料圖: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

  《日本經濟新聞》刊登對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的專訪。他在采訪中聲稱,臺灣的情況也要積極視為我們的問題,日美之間必須充分展開磋商。

  美日4月首腦會談后的聯合聲明52年來首次提及“臺灣”,招致中方批評。本月曝光的日本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將首次寫入“臺灣局勢穩定對日本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穩定十分重要的內容”,并稱中國軍事動向引發擔憂。白皮書還誣稱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周邊活動違反國際法。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強調,臺灣是中國的領土,臺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中方決不允許任何國家以任何方式插手臺灣問題。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方在釣魚島海域開展巡航執法活動,是行使本國固有的權利,正當執法,希望日方能夠端正心態,體現出對中國主權的尊重,以及對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誠意。

  中國駐日本大使孔鉉佑指出,挑動地區對立,甚至把自己卷入大國對抗,歸根結底不符合日方自身的國益。我們希望日方拿出應有的政治智慧和戰略自主,平衡處理好各種對外關系,以實際行動維護中日關系及地區和平穩定大局。

中方正告日方:手不要伸得太長

 

  《日本經濟新聞》報道稱,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接受該報獨家專訪時,暗示七國集團(G7)外長會議聯合聲明中的涉華表態將寫入6月G7領導人會議的聯合聲明中。今年5月發布的G7外長聯合聲明首次寫入了有關臺灣的內容。

  茂木稱,G7外長會議一致強烈反對“中國采取可能損害國際秩序的單方面行動”。在去年的會議中,各方在涉及中國的議題上存在分歧,但今年“可以確認,我們將團結起來應對(中國)”。G7領導人會議今年6月將在英國舉行,被問及G7外長聯合聲明中的涉華表態是否會繼續使用至領導人會議聯合聲明中時,茂木聲稱,“延續基本共識是毫無疑問的。我們對現狀的擔憂和認識沒有任何變化。具體文案如何表述,將由作為輪值主席國的英國主持討論!毙枰尭鄧依斫獠⒑献魍七M日本在2016年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他還表示“目前沒有任何關于擴大(四方安全對話)成員的討論”。

  針對日方插手臺海問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日方總是有一小撮勢力沉迷在軍國主義舊夢中不思悔改、野心不死,時至今日仍妄圖染指臺灣。我們再次正告日方,不要把手伸得太長。

  俄羅斯駐英國大使克林表示,G7外長本月針對中俄的無端指責缺乏實質內容,充滿偏見性和對抗性。這種咄咄逼人的態度正在推動兩個大國走得更近。他說,G7似乎更喜歡“大喇叭外交”,這是一個在不同議題上發表特定觀點的團體,但它沒有立場對其他國家的民主狀況評頭論足。

日本最大實彈射擊演習“防中國登陸”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陸上自衛隊22日在靜岡縣的東富士演習場,舉行了該國最大規模實彈射擊演習“富士綜合火力演習”。據稱,這次演習設想“迎擊試圖登陸的敵人,阻止入侵”。

  22日上午起約2個小時的演習中,使用實彈約43噸,45輛坦克和裝甲車、54門火炮、約3100人參加。鑒于新冠疫情,這是連續兩年沒有普通觀眾參觀,但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做了直播,接連展示了坦克、裝甲車、火炮和攻擊直升機向山麓發射炮彈的場面。

  日本防衛相岸信夫視察了演習現場。報道稱,該演習考慮到“中國在包括釣魚島的東海加強活動”,因此著力彰顯自衛隊強化“西南諸島”周邊的離島防衛!

  近年來日本不斷在“富士綜合火力演習”增加“中國元素”,從2012年開始就增加了自衛隊海陸空“立體奪島”的內容,看起來似乎很好很強大。

  然而“富士綜合火力演習”號稱是日本國內最大的實彈演習,但由于日本國土狹小、人口密集,難以找到足夠開闊的地域展開現代化快速機動演習。何況該演習的目的本質其實是向日本國民宣傳自衛隊的訓練效果,所以不但各種戰術機動無法在演習中體現,參加射擊的武器也需要專門跑到觀眾席前的預設地點發射,因此更偏重火力演示而非實際作戰。換句話說,“富士綜合火力演習”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場耗費高昂的大型“焰火秀”。

日本增加軍費 設600人特種部隊緊盯釣魚島

a27ba0b6ed88e04792e853b9512329a0.jpg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多名日本政府官員透露,日本政府擬將在長崎縣大村市竹松駐地部署第三支 “水陸兩棲機動部隊”。就目前的計劃,第三支連隊“第三水陸機動連隊”(暫名)的兵力為600人左右,規模與第一、第二連隊大致相同,預計在2024年完成部署。

  據介紹, “水陸兩棲機動部隊”為專門執行奪島作戰的特種部隊,第一、第二連隊現駐屯在長崎縣佐世保市相浦駐地。報道聲稱,日本政府曾計劃將第三支“水陸兩棲機動部隊”部署在訓練環境更佳的北海道,但為了加強與第一、第二連隊及駐屯在沖繩的駐日美軍的合作,以應對中國在沖繩、“尖閣諸島”(即我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施加的(軍事)壓力,日本政府暫時決定將第三支連隊部署在長崎縣大村市。

  日本現在確實處在十字路口,緊跟美國在地區進行所謂戰略競爭。歐洲許多國家也來開展各方面的合作,日本認為現在可能是一個為增加軍費制造理由的機會。

    據《日經亞洲評論》報道,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表示,日本不會考慮國防預算占GDP的規模。岸信夫聲稱,考慮到中國不斷增強的能力,以及太空、網絡和電磁學等新的沖突領域,我們必須以與過去截然不同的速度提高我們的防務能力。隨著不確定性的加劇,日本周邊的安全環境正在迅速變化。

    報道解讀稱,岸信夫這番言論表明,日本準備取消長期以來年度國防支出占GDP 1%的上限,反映出了日本加強自身國防能力的意圖,正如日本首相菅義偉上個月向美國總統拜登承諾的那樣。

  當地時間4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華盛頓舉行會晤。會晤結束后,日本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承諾“加強自身的國防能力,以進一步加強聯盟和地區安全”。

  報道稱,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日本國防支出占GDP的比例唯一超過1%的年份是2010年,當時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日本GDP大幅下降。截至2021年,日本的國防預算已經九年連續增長,但仍低于GDP的1%。

  日本防衛相的這番話是要制造一定的事端,從而為日本的擴軍備戰,或者為日本自衛隊成為國防軍提供一定的口實。日本現在就是要制造一些話題,拿更多的軍費來使日本的武裝力量能夠在地區實現所謂正;。

日本試圖在軍售市場上“鉆空子”牽制中國

  近期有日媒披露,日本政府正在試圖利用政策漏洞,以“共同生產”的方式,向東南亞某國出口8艘以海上自衛隊新型護衛艦“FFM”為原型的艦艇。若贏得此份訂單,日本將實現首次出口搭載艦炮等進攻性武器的“成品裝備”。日本力促此次軍售,有著深層次的戰略考量,將給地區安全增添不確定因素,引起外界普遍關注。

  據悉,該型護衛艦具有多功能、隱身、靈活等特點,不僅能夠用于反潛和防空作戰,還具備反水雷功能,計劃于2022年3月在海上自衛隊服役。由于“FFM”型護衛艦搭載有艦炮等進攻性武器,獲得出口許可的難度很大。不過,針對通過“共同開發”或“共同生產”的方式而生產的裝備,在“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中并未明確限制其具體用途。日本此次顯然是試圖利用“共同生產”這一漏洞,實現新的突破。

  當前日本軍售出口范圍,仍限于救援艦、運輸艦、巡邏艇、預警雷達等符合新三原則許可用途的防御型裝備。此次日本不惜被國際社會質疑“鉆空子”,以“共同生產”的方式兜售新型護衛艦,更深層次的企圖是為今后出口進攻性武器裝備制造事實先例,進而在全球范圍內進一步拓展軍售的范圍和對象,并助推其自身防衛力量的建設與發展。未來,日本武器出口如果借此機會走向“快車道”,那么不僅距離其成為“正常國家”的目標更近一步,對于地區安全穩定也會是一個新的威脅。

  此次出售艦艇的計劃一旦得以實現,日本將進一步進軍國際軍火市場,無論是裝備種類還是軍售的合作對象都將得到拓展。屆時,亞太地區軍事力量平衡將有可能被打破,從而引發軍備競賽等一系列連鎖反應,這值得地區各國高度警惕。

  近年來,為配合美國“印太”構想的落地,日本不斷加大與東南亞國家的合作力度,與多個國家簽署了防衛裝備及技術轉移協議。日本看來,實現對外軍售是成為“正常國家”的重要步驟。一方面,日本借此展示其軍事科技水平,打造“軍事大國”形象;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強化軍事合作,穩固雙邊關系,提升其地區乃至國際影響力。

從美日法澳四國軍演看“印太北約化”

fc1f8ababc2f8bed062a7c165e026f79.jpeg 

    11日至17日,日本與美國、法國和澳大利亞在東海舉行聯合軍演,引發廣泛關注。此次演習所在的日本九州地區和附近東海海域,是日本本土到中國大陸和臺灣島直線距離最近的地區,距釣魚島只有1000公里。演習圍繞“奪島”主題,主打兩棲作戰訓練,突出海陸空多兵種協同作戰,重點演練了直升機突擊、城市巷戰以及兩棲登陸作戰。

  當前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美日法澳四國卻高調軍演,無疑會對外釋放出令人不安的信息。首先,四國軍演作出軍事介入中日領土爭端甚至臺海危機的危險試探,可能引發地緣沖突和軍事對抗的風險上升。領土完整事關中國核心利益,不管是放風試探,還是真心謀劃軍事行動,只要膽敢觸碰中國核心利益的紅線,任何國家都需仔細掂量,四國對此應當心知肚明。

  其次,歐洲國家插足所謂“印太”事務,會使亞太地區安全環境更加復雜。拜登政府上臺后,美國著力修復同盟體系,其亞歐盟友也竭力逢迎,積極配合美國對華競爭遏制戰略需要。美國的亞太和跨大西洋兩大同盟體系正借道“印太合作”在中國周邊呈現合流之勢!坝√奔s化”和“北約滲透印太”的動向正同步升溫。

  眾所周知,北約是美國主導下的軍事集團,至今仍固守零和博弈的冷戰思維。在特朗普執政后期,美國國內就有人鼓噪要打造“印太版北約”。面對地區國家廣泛質疑,美日等國一方面宣稱其“印太合作”不針對特定國家,無意建立“印太版北約”,一方面卻在實際行動上以意識形態劃線,極力在地區制造矛盾對立,拉攏地區國家對抗中國。

  時移世易,歐洲國家應該清楚,今天的世界已不是冷戰時期,今天的中國也不是過去的蘇聯,與美國爭霸并非中國的政策選項。冷戰結束以來,亞太國家受益于和平穩定的地區環境,從全球化的分工合作中實現了繁榮發展。和平相處、合作共贏是亞太地區各國的共同愿望。美日等國拉攏地區國家推行對華競爭遏制戰略不得人心。試圖通過炒作“中國威脅”,遏制中國發展,只會進一步激發中國人民奮發圖強的斗志。

  面對美國及其盟友操弄“印太戰略”的遏華鼓噪,中國在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基礎之上,堅持求同存異、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精神,積極履行大國責任,努力管控分歧、推動合作,維護好本地區的穩定繁榮局面,一些國家的遏華戰略沖動終將不攻自破。

 

    來源:環球網、海峽導報、解放軍報等綜合

鼎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