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日本又飄了!拉美法澳在東海軍演針對中國
日本自衛隊和美國、法國、澳大利亞四國在東海的聯合訓練于5月11日啟動。日本防衛相岸信夫宣稱“希望進一步深化共享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這一愿景的四國合作關系”。日媒則不忘“夾帶私貨”,聲稱圍繞釣魚島和臺灣局勢,日美加強了對華制衡姿態,歐洲各國“積極響應”,預計將以此次聯合訓練為開端陸續向日本周邊派遣部隊;而澳大利亞也加入日美和歐洲國家組成所謂的“包圍網”,意在遏制中國的海洋活動。

fc1f8ababc2f8bed062a7c165e026f79.jpeg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自衛隊和美國、法國、澳大利亞4國聯合訓練于5月11日在長崎縣佐世保市相浦駐地啟動,訓練將進行至17日。四國派出11艘水面艦艇參加在東海的訓練,其中日方出動直升機航母“伊勢”號、宙斯盾艦“足柄”號和“金剛”號、運輸艦“大隅”號等7艘水面艦艇以及潛艇、巡邏機。美軍派出兩棲船塢運輸艦“新奧爾良”號以及巡邏機和“魚鷹”運輸機,法國派出兩棲攻擊艦“雷電”號和護衛艦“絮庫夫”號,澳大利亞參訓的是護衛艦“帕拉馬塔”號。

    共同社報道稱,此輪訓練的亮點是:5月14日至15日通過從九州西部近海日法艦艇起飛的飛機把部隊運送至橫跨宮崎縣與鹿兒島縣的霧島演習場,開展“直升機突擊”作戰及“巷戰”,之后進行兩棲作戰演習。演習頭3天,參演部隊將駐扎在相浦基地,共同制訂上述訓練的作戰計劃,并確認作戰技術。香港《南華早報》稱,相浦是日本“水陸機動團”總部所在地。該部隊于2018年建立,以美國海軍陸戰隊為藍本,負責保衛日本的偏遠島嶼。相浦距離釣魚島不到1000公里。

  日本《讀賣新聞》稱,這是日本陸上自衛隊首次與法國陸軍在日本國內開展演習。參加隊員總計約220人,包括“水陸機動團”等日本自衛隊約100人、美國海軍陸戰隊和法國陸軍各約60人。日美法三國通過加深防衛合作來強化對“在印太地區采取霸權主義行動的中國”的威懾力。另外從14日開始,日本海上自衛隊將與美法澳軍隊在東海進行共同訓練。

  《日經亞洲評論》稱,霧島演習場的設計像一個離島。在中國加強海上行動,特別是釣魚島周邊的海上行動之際,日本一直試圖加強自衛隊“保衛偏遠島嶼”的能力。與此同時,在九州島西部的?沼,還有日本海上自衛隊、美國海軍、法國海軍將聯合進行防空訓練。

    日本防衛相岸信夫宣稱“希望進一步深化共享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這一愿景的四國合作關系”。日媒在報道中不忘“夾帶私貨”,聲稱圍繞釣魚島和臺灣局勢,日美加強了對華制衡姿態,歐洲各國“積極響應”,預計將以此次聯合訓練為開端陸續向日本周邊派遣部隊。澳大利亞也加入日美和歐洲國家組成所謂的“包圍網”,意在遏制中國的海洋活動。

    日本拓殖大學教授川上高司聲稱:“毫無疑問,這場軍演是對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咄咄逼人行為的一種威懾。從長遠來看,歐洲在印太地區的承諾可能會加強日本和北約之間的關系,這也正是前首相安倍所倡導的!

搞城市“巷戰”明顯是針對臺灣

a27ba0b6ed88e04792e853b9512329a0.jpg

    此次聯合演練的課目,除了挑釁中方在釣魚島和南海的巡航執法外,竟然還罕見地包括城市“巷戰”?

    軍事專家表示,所謂“巷戰”明顯針對的是臺灣,如果未來有一天在臺海爆發了軍事沖突,解放軍登陸之后必然要開展的就是巷戰。這一演習課目存在一種可能性,即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聯軍可能會提前登陸臺灣,協助臺軍進行巷戰。這樣的話就代表美國將會把戰爭不斷擴大化、升級,這次軍事演練體現出美軍有這方面的考慮。但關鍵在于美國的政客是不是會按照軍方意圖積極介入臺海的軍事沖突,軍方演練是軍方的事情,關鍵還在于美國政府的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未來一旦真的在臺灣海峽出現軍事沖突,日本和澳大利亞的動向需要特別關注。因為日本依舊懷揣著臺灣殖民時代的思維,骨子里面希望“臺獨”。而澳大利亞近來緊緊追隨美國,主動對華挑釁的動作不斷。

    日本在國內遭受疫情嚴重沖擊的情況下還要拼湊所謂“價值觀聯盟”,搞針對性很強的聯合軍演,這種以意識形態劃線的做法充滿了過時的冷戰對抗思維,是在開歷史倒車,只能制造分裂和對抗。而日本作為二戰侵略國和戰敗國,現在搞登島奪島、巷戰和海上作戰等進攻性極強的演練,背后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么?不言而喻!

  專家指出,今年拜登就任后,制造了一系列“群狼搏斗”針對中國的聲勢,這給了日本更大的平臺和操作空間,令其很多政策有了展開和發揮的余地。

    據共同社報道,菅義偉計劃出席6月初在新加坡召開的香格里拉對話會,并發表強調“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的演講。岸信夫也將隨行,并在新加坡與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會談,“雙方將就東海南海局勢、中國大陸對臺海加大軍事施壓等局勢確認共識,彰顯日美團結”。

日本發布報告炒釣魚島問題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海上保安廳發布《海上保安報告2021》炒作中國海警船去年在“尖閣諸島(即我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周邊毗鄰海域出現天數高達333天,連續停留天數為111天,均創下歷史新高;聲稱目前“幾乎每天都有4艘中國海警船在該海域巡航,其中1艘裝有機關炮”!秷蟾妗愤指中國海警船“靠近”日本漁船的情況“屢有發生”“將繼續冷靜且堅決的應對”,稱事件或事故發生時,海上保安廳可采取出動巡邏船、飛機等應對方法。

  日本《讀賣新聞》聲稱,據估算,滿載排水量1000噸以上的中國海警船的數量“在過去8年間增加超過3倍,從2012年的40艘增加至2020年的131艘”。日本海上保安廳認為,中國海警船的“大型化”和“武裝化”代表著“危機加大”,需要對此加強警戒。

  軍事專家分析認為,美國“印太戰略”的主題是和中國搞全方位戰略競爭,作為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核心支柱”,日本不遺余力的在釣魚島問題上對中國進行詆毀和抹黑,反映出日本著力服務于美國推進“印太戰略”的外交政策。面對日方一而再再而三的炒作和挑釁,中方有必要賦予海警相應的執法能力,以便應對突發事件。

  從美國角度而言,中日有效管控分歧、化解危機,不符合其戰略需求。美國希望釣魚島問題不斷升級,讓中日之間處于一種“盡可能強烈”的危機狀態。而日本也有自己的盤算,企圖通過渲染“中國威脅論”,借助釣魚島問題盡快擺脫在使用軍力方面的種種限制,為其自身發展軍力鋪平道路。

日本欲組建海上運輸部隊

  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自衛隊將于2024年前組建一支海上運輸部隊。該部隊將由陸上、海上與航空自衛隊共同參與組建,配備4艘運輸艦,包括1艘2000噸級中型運輸艦和3艘百噸級小型運輸艦。中型運輸艦主要擔負遠洋長途運輸任務,小型運輸艦負責向水位較淺的島嶼港口輸送物資。日本防衛省已將4艘運輸艦建造費用列入2022年度預算,并計劃于2023年前完成編配任務。日本官方尚未公布具體部署地點。有媒體猜測,從部隊編配情況和執行任務的屬性看,該部隊可能部署在包括沖繩在內的西南離島方向。

  目前,日本自衛隊主要由3艘大隅級兩棲運輸艦執行海上運輸任務。該型運輸艦滿載排水量超過萬噸,可運送包括坦克和氣墊登陸艇等在內的自衛隊主戰裝備,運輸艦甲板上可停放多種型號的直升機。日媒稱,由于大型運輸艦難以在日本西南離島的小型港灣設施靠岸,而且離島基地規模較小,不具備存儲大量彈藥和補給的能力,因此日本新組建以中小型運輸艦為主的海上運輸部隊。這將彌補空中力量運力不足的缺陷,在日本自衛隊遂行離島作戰任務時,完成武器裝備、人員物資的運輸任務。另外,日本正在考慮把部署有陸上自衛隊導彈部隊的宮古島、不斷推進自衛隊部署的石垣島作為海上運輸部隊的中途補給港。

  實際上,日本組建海上運輸部隊籌謀已久。日本2018年12月發布的《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明確將建設海上運輸部隊作為重要發展項目之一。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明確指出要強化島嶼運輸能力,并于今年4月中旬視察西南離島,包括位于日本西南端陸上自衛隊與那國島基地、奄美基地,海上自衛隊奄美基地,航空自衛隊奄美大島基地等。種種跡象表明,日本組建新部隊的目的就是強化離島特別是西南島嶼的兵力部署,構建一張面向西南島嶼的穩定供應網。

  此外,日本除了從所謂的應對周邊安全威脅、提升軍力方面的考慮外,美國因素也不能忽視。近期日本與美國在外交和軍事層面頻繁互動。在日美“2+2”會談之后,日美同盟在軍事層面的捆綁更緊密,軍事同盟合作方式更具體化。而日本新組建海上運輸部隊,無疑會在未來日本對美履行安保承諾,為美軍提供后勤支援保障中發揮“馬前卒”的作用。

美日拉攏歐洲人來“打醬油”

  法國駐日大使館近日對媒體透露,隸屬于“貞德”訓練艦隊的兩棲攻擊艦“雷電”號與護衛艦“絮庫夫”號2月從法國啟程,途經印度洋和太平洋后抵達長崎縣佐世保港。與日本陸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登陸作戰的法國陸軍第6輕型裝甲旅也隨艦前來。艦隊4月在孟加拉灣與日美澳印舉行了“拉彼魯茲”聯合訓練,還從本月起加入對“朝鮮為逃避制裁在海上轉移物資”行為的監視活動。5月4日,海上自衛隊補給艦在沖繩附近進行了為法軍“絮庫夫”號補給燃料的訓練。

  “印太區域的戰鼓看似將要敲響”,臺灣新聞網聲稱,隨著日美法軍演登場,澳大利亞跟進,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在本月稍晚也將行經南海造訪日本港口,德國護衛艦也將在8月前來印太地區,計劃行經朝鮮半島附近海域和南海。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法國軍隊是“主動提出”來參加這次軍演的,日美“配合”法國軍隊訓練艦隊“貞德”?咳毡镜臅r機,調整了軍演日程。報道分析說,與日本有同盟關系的美國“有義務”根據“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第5條來防衛釣魚島。沒有締結條約的法國為什么要參加日本的訓練呢?這對于中國和周邊國家來說“是史無前例的軍事動向”。

    日本學者分析稱,法國在太平洋地區擁有新喀里多尼亞等領土,也有常駐基地。如果中國能“穿過東海和南海進軍太平洋”的話,接下來會影響到法國海外屬地。隨著中國加快進入海洋活動,法國自身也再次發現了該地區領土在戰略上的重要性。

  不過中國專家認為,法國未來“不太可能參與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沖突”,尤其是在西太平洋地區,它只是按照美國的要求,到印太地區來履行所謂盟友的義務,是來“打醬油”的。

  對于日美澳等國頻繁炒作所謂“中國威脅”,宣稱要“牽制中國”“遏制中國”等言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此前曾表示,美日代表不了國際社會,沒有資格定義國際秩序,更沒有資格將自身的標準強加于人。美日嘴上鼓吹“自由開放”,實際上拉幫結派搞“小圈子”,煽動集團對抗,這才是對地區和平穩定的真正威脅、對國際規則秩序的肆意破壞。

 

    來源:環球網、中國國防報、外交部網站等綜合

鼎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