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美盟友打腫臉充胖子助“亞洲版北約”成團
盡管全球還在疫情下煎熬,但美、英、法、德、澳、荷、加、日等國卻相繼派遣軍艦前往南;顒,執行所謂的“航行自由”行動。在美國煽動和帶領下,南海卻“熱”成“一鍋粥”。與此同時,國際輿論場有關“四方安全對話”是否會成為“亞洲版北約”的討論熱度一直沒有褪去,有媒體認為“四方安全對話”變成“亞洲版北約”將是水到渠成的,“區別只是名字不同而已”。

  進入21世紀,建立“亞洲版北約”成為國際輿論時不時拿出來熱議一番的話題。美國合眾國際社等媒體稱,最早提出這一構想的是印度學者馬達哈夫·納拉帕特,他于2002年在與美國國防部的一次研討會上主張建立北美—亞洲條約組織,該安全體系由美國主導,其他成員國還應該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澳大利亞、菲律賓、韓國、巴林、卡塔爾等。

  最近十年,隨著國際形勢不斷變化,“亞洲版北約”構想依托的機制、目的和主要成員也在變化。2012年前后南海局勢升溫之際,當時熱議的“亞洲版北約”的核心是“美日同盟+N”——以美日為核心拉攏部分東南亞國家。在朝鮮半島局勢緊張時,假想中的“亞洲版北約”則是由美國、日本和韓國構成。2014年12月,這三國簽署關于朝鮮核與導彈威脅的情報交流協議,2016年11月,日韓簽訂《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這些事件都在當時引發關于美國欲建“亞洲版北約”的熱議。

  近年來,“四方安全對話”成為“亞洲版北約”設想的重要依托。2006年,日本時任首相安倍晉三提出聯合跟日本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建立一道“自由與繁榮之弧”。2007年在他的建議下,“四方安全對話”正式啟動。但是該機制在當時只是“曇花一現”,此后約10年都未得到各方積極回應,直到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臺后再次沉渣泛起。

  對于“四方安全對話”能否發展為“亞洲版北約”,輿論場討論最多的是美日印澳雖然都對中國持警惕態度,但對待結盟的立場不同。香港《明報》說,在遏制中國方面,美國的態度無疑“最積極”;澳大利亞雖然與中國“最無利害沖突”,但卻因追隨美國而表現積極。

  讓國際媒體最感興趣的是印度和日本的態度。印度主流媒體和智庫雖然普遍認同以“四方安全對話”為平臺“對抗中國日益提升的影響力”,但對“亞洲版北約”的概念有所保留。印度觀察家基金會此前刊文稱,一方面,印度既不敢拋棄“不結盟政策”與美日澳等國深度捆綁,也不敢過分暴露其直接對抗中國的野心。另一方面,“四方安全對話”所有成員國都高度依賴中國的供應鏈或與中國經濟發展高度融合。

  不過也有諸如《印度教徒報》《印度斯坦時報》等媒體認為,如果該機制能夠實現“幫助印太地區國家全方位減少對中國的依賴”,那么成為“亞洲版北約”將是水到渠成的,“區別只是名字不同而已”。

  上個月,印度外長蘇杰生出席瑞辛納年度對話活動時對“亞洲版北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此類說法“只是人們玩弄的一種文字游戲”,“所謂北約的(聯盟)心態從來不屬于印度”。

  而在日本,“亞洲版北約”構想去年曾成為自民黨總裁競選期間的一個話題,當時候選人之一的自民黨前干事長石破茂提出要構建這一機制,但菅義偉批評此舉“可能在亞洲制造敵人,變成反華包圍網。從有助于日本外交的戰略及國家利益的角度來看,這是不正確的”。去年10月他當選首相后訪問印尼時也表示,日本沒有考慮構建所謂的“印太版北約”。

  不過,如今中日關系形勢變得更為復雜。美日外長與防長“2+2”會談在聯合聲明中罕見地點名中國,稱其行動“不符合國際秩序”。當時有分析說,美國高官將日本作為首個出訪地,是刻意以“優待”姿態拉攏日本,讓日本在一些問題上更加無法拒絕美國。

  香港《南華早報》分析說,如果“亞洲版北約”想要發揮作用,東盟成員國的支持至關重要,因為它們處于最佳戰略地位。但觀察人士表示,東南亞國家對加入這樣一個聯盟持警惕態度,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它們吸取了冷戰的教訓,同時,這些國家也不想挑戰自己最重要的經濟伙伴。越南外交學院南海研究所負責人阮雄山表示,“東盟國家不愿意加入任何對抗中國或任何其他第三方的聯盟”。另外,東盟成員國還擔憂華盛頓會對加入此類聯盟的國家作出多大程度的承諾。

  “盡管宣傳得天花亂墜,但現實中的‘四方安全對話’與北約沒有任何相似之處!泵绹稌r代周刊》刊文稱,北約代表著文化上相似、并在歷經沖突和危機后建立相互信任和合作的西方國家的戰略。但是,如今美日印澳以及其他印太地區國家都在經濟上與中國存在至關重要的相互依賴性。盡管“四方安全對話”重啟了,但過往的猶豫不會散去!赌先A早報》引述美國知名國際問題學者安明博的話說,“一個聯盟不僅需要一種共同感受到的威脅,還要計算聯盟成員國與目標國家之間關系的成本與效益”。

  “拜登尋求遏制中國——但亞洲的北約在哪里?”有美國官員認為,華盛頓不會為對抗中國而組建北約式的組織,但其確實在二戰后的數十年里,分別與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等打造了軸輻式條約同盟群。如今,美方嘗試將這種模式轉向一系列相互重疊的關系。拜登政府希望提升現有“組群”,但困難重重。另外,美國若想在亞洲構建如北約、“五眼聯盟”一般的情報分享網絡,難度很大。一些分析還強調,美國在亞洲的多數盟友擔心的敵人并不相同。

東拼西湊出的英國航母編隊

    “英國史上最強大的航母即將展開首次海外部署”“馬島戰爭以來英國最大的艦艇編隊將前往亞太”“此行將向世界證明英國沒有倒退,而是在繼續前進”……英國剛宣布“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于5月開始的部署計劃,西方媒體就是一片吹捧之聲。日本共同社稱:英國此舉意在與日美等加強安保合作以“制衡中國”。日本防衛相岸信夫更是公然表示“歡迎英國航母的亞太之行”。那么被西方寄予厚望的英國航母打擊群,實力到底怎么樣呢?

    據悉,這支航母打擊群由3國海上力量組成。水面作戰艦艇包括英海軍兩艘45型驅逐艦“衛士”號和“鉆石”號、兩艘23型護衛艦“肯特”號和“里士滿”號以及“維多利亞堡”號綜合補給艦和“泰德斯普林斯”號油水補給艦。同時,美海軍“沙利文”號驅逐艦和荷蘭海軍“埃弗森”號護衛艦也將加入水面戰斗群。水下作戰艦艇方面則包括一艘英海軍“機敏”級攻擊型核潛艇。艦載戰斗機除了英海軍的8架F-35B聯合攻擊戰斗機外,還有美海軍陸戰隊的10架F-35B戰斗機來“撐場面”。

  按照英國防部制訂的計劃,這次部署行動將穿越地中海、印度洋、前往太平洋,總航程4.8萬公里。一路將參訪近40個國家,為期28周。部署中的重點任務有多項,包括與法海軍“戴高樂”航母打擊群在地中海開展演習;訪問印度港口并與印度海軍展開演習;訪問新加坡,并準備與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西蘭和新加坡海軍舉行聯合演習,慶祝這五國建立的“五國聯防機制”成立50周年;進入南海海域,執行所謂“航行自由”行動;訪問韓國、日本,并分別與兩國海上力量以及駐扎在此區域的美海軍舉行聯合演習。

  盡管英國還有著“日不落帝國”的幻想,但美《防務新聞》稱,英國海軍目前總共只有19艘驅逐艦和護衛艦,“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出動的軍艦占據英海軍水面艦隊相當一部分。CNN則稱,“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盡管缺乏美軍航母上的彈射系統,艦載機承載量也僅有美國艦載機數量的60%,但仍然是一個強大的軍事存在。英國防務問題專家霍華德·威爾頓也承認,目前英國一共訂購了48架F-35B戰斗機,目前僅接收21架。英海軍F-35B數量不足,只能依靠美軍來湊數。

    事實上,該航母服役以來一直問題不斷。早在2017年,它在海試期間就因螺旋槳傳動軸的密封出現問題導致嚴重漏水事故。2019年,該艦再次因“內部系統泄漏”,被迫提前結束海上訓練返回母港維護。2020年10月,同級艦“威爾士親王”號航母也出現漏水事故,外界由此質疑英國航母在設計之初就存在瑕疵。如今“伊麗莎白女王”號要執行如此遠航程的部署,能否“跑完全程”都讓外界懷疑。

  而45型導彈驅逐艦雖然號稱是“歐洲當前最強大的防空驅逐艦”,配備有先進的相控陣雷達和48聯裝垂直發射系統。但該艦備受動力系統故障困擾,2017年還曾出現全部6艘45型驅逐艦都因動力系統故障被迫返港維修的窘境。而23型護衛艦則是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服役的老艦,同樣故障不斷,英國早就準備將其退役。因此這些渾身毛病的英國護航艦艇,能否全程跟隨初出茅廬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前往亞太,恐怕都還是問題。

澳大利亞頻繁“作妖”

    最近持續拿中國當“國防威脅”的澳大利亞再度宣布,將花費重金升級澳大利亞北部的4座軍事基地,以強化與美軍的聯合作戰能力。此前澳大利亞政府還宣布將花費11億澳元對北領地的廷達爾空軍基地進行升級,確保美國的B-52戰略轟炸機和澳軍加油機可以在當地起降,“將澳軍及美國的空中武力拓展至印度-太平洋地區”。未來澳軍的F-35隱形戰機也將在廷達爾基地部署。

  澳大利亞作為緊跟美國的“馬仔”,不斷派遣軍艦前往南海海域“示威”。澳國防部官方推特顯示,本周澳海軍有4艘軍艦穿航南海,包括“安扎克”號、“巴拉瑞特”號、“帕拉馬塔”號3艘護衛艦和“天狼星”號補給艦。

  澳媒爆料稱,澳大利亞內政部秘書佩祖羅發出警告說,全球“戰鼓”正在敲響,“澳大利亞需要為地區沖突做好準備”。外界紛紛猜測佩祖羅的這番言論可能“指向中國”。路透社也在報道中提到中澳關系緊張的背景因素。

    更有甚者,上月中旬,澳大利亞有媒體刊發題為《隨著緊張局勢升級,堪培拉為臺海沖突做準備》的報道,稱澳大利亞政府內部已經“急劇升級”其準備工作,以應對可能在臺海地區出現的軍事行動。報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針對美國和中國可能在臺灣問題上爆發沖突的最壞情況,澳政府可能會出動軍事力量配合美國行動,目前正在討論要在多大范圍和程度上投入協助。

  對此,今日俄羅斯電視臺網站(RT.com)發表了澳大利亞記者格雷厄姆·赫萊斯(Graham Hryce)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標題為《澳大利亞針對中國的幼稚和挑釁性的戰爭販子行徑增加了爆發全面軍事沖突的風險》。文章在開頭指出,堪培拉的政客們不尋求開展務實對話,也不承認中國是一個世界大國,而是決心沉迷于冒犯性的展示“男子氣概”的行為。

  赫萊斯指出,很難想象還有比“澳將介入臺海沖突”更加不負責任、更有煽動性的言論,也很難想象還有比這更危險的挑起冷戰的言論。佩祖洛真的相信,如果臺灣地區爆發戰爭,澳大利亞軍隊可以打敗中國嗎?還是應該犧牲澳大利亞軍隊來支持已經搖擺不定的美國對臺灣的扶持?他真的認為自己在25日發表的這番言論可以緩解中美之間在臺灣問題上的緊張關系?

  不幸的是,佩祖洛這種粗鄙的思維方式,正是當下大多數澳大利亞高級政客處理對華問題的典型思維。澳大利亞的政客和官僚們并不尋求與中國開展務實的對話,承認中國的合理戰略利益,以及中國是世界大國而澳大利亞不是的事實,而是決意要沉迷于開展報復行為和幼稚的戰爭販子的做法。

法德軍艦也來“瞎攪和”

    由法國海軍“雷電”號兩棲攻擊艦、“速科夫”護衛艦組成的編隊與澳大利亞海軍“安扎克”號護衛艦、“天狼星”號補給艦組成的編隊匯合,雙方進行了聯合過航南海行動,并開展演訓。而就在今年4月初,這些艦艇剛剛在印度洋東部孟加拉灣附近舉行了由法海軍主導的法國與“四方安全機制”成員國聯合海上演習。除法澳上述艦艇外,印度派出“蘭維賈伊”號驅逐艦和“吉爾丹”號護衛艦、美海軍派出“桑默塞特”號船塢登陸艦、日本派出“和曙”號驅逐艦參演。從日美軍艦母港的位置看,這兩艘軍艦參加此次演習,必定要來回穿航南海。

  這已經不是法國第一次派遣軍艦前往南;顒。今年2月,法國國防部長帕爾麗對外證實,法海軍兩艘艦艇前往南海地區巡航,包括“翡翠”攻擊核潛艇、“塞納”號潛艇支援艦。

  德國外交部和國防部官員也透露,德海軍護衛艦“巴伐利亞”號將在今年8月初啟程前往印太地區。根據規劃,這艘軍艦在穿越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后將前往澳大利亞,接著到朝鮮半島附近海域活動,隨后航經南;貒。按照德國海軍目前的計劃,該護衛艦在通過南海時會回避爭議島礁12海里海域,同時將先訪問上海。

  據不完全統計,如果算上美國“里根”號、“羅斯!碧柡侥,“馬金島”號、“美國”號兩棲攻擊艦,以及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法國“戴高樂”號航母,法國“雷電”號兩棲攻擊艦,或將有7個航母或準航母打擊群在中國周邊出現。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美國盟友的海軍艦船紛紛到南海,看起來很威風,但考慮到當前新冠疫情對各國經濟的打擊程度,各國海軍的相關巡航活動能否持久,還得打個問號。

 

    來源:環球網、中國國防報、央廣軍事等綜合

 

鼎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