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acronym><rt id="ko6g2"><small id="ko6g2"></small></rt>
美對華秀肌肉搞拉踩 聯合盟友攪亂亞太穩定
作為拜登任內首個訪美的外國領導人,日本首相菅義偉與拜登就同中國戰略競爭等眾多敏感議題發表聲明。與此同時,拜登政府高調派遣前官員訪臺并于近日反復派遣美軍艦闖南海,并不斷慫恿歐洲盟友將軍事行動移往亞太,不間斷地在該地區搞聯合軍演。種種跡象表明,美方并不愿意看到一個持久穩定的亞太局勢,相反,制造或煽動危機使亞太地區始終處于緊張、危機乃至適度沖突狀態,合乎美國推進其“印太戰略”的需求。

  美國總統拜登與到訪的日本首相菅義偉發表兩國領導人聯合聲明,共同應對中國成了該聲明的主基調。聲明大談美日同盟關系的重要性,并將之稱為“新時代的全球伙伴關系”。聲明強調共同抵御“基于規則的自由開放國際秩序面臨的挑戰”,突出了印太局勢,指責中國在這一地區開展了“經濟和其他形式的脅迫”。這份美日領導人聯合聲明還自1969年以來首次提及臺海問題。

  聲明贊美美日“雖遠隔重洋,但對普世價值和共同原則的承諾,包括自由、民主、人權、國際法、多邊主義以及自由公平的經濟秩序,將兩國團結在一起”。這種近乎煽情的描述虛偽至極。美國和日本就是二戰戰勝國和戰敗國之間前者主導后者的關系,在外交上有強烈的主仆性質,這份聯合聲明強化了美國極端對華政策對日本外交的強制主導權,日本則積極并小心地加以逢迎。

  日本成為亞洲跟從美國遏華政策最緊的國家,有兩大原因。一是美國至今保持著對日本的軍事占領,日本外交只能算是“半主權”水平,不太可能“頂撞”美國。二是日本也是最想遏制中國的亞洲國家。對中國強大的發展動能羨慕嫉妒恨,這才是美日在對華問題上的最大“共同價值”。美國的霸權思維不能允許中國在實力上接近它,日本則受不了相對于中國重新淪為“二流國家”。

  美日同盟有可能演變成給亞太和平帶來致命破壞的軸心,就像當年的德意日軸心一樣。美國的核心意圖就是要維護霸權,以反國際法和反規則的方式阻遏中國發展。美國的一意孤行有可能最終斷送亞太和平,而日本在逐漸將自己變成美國這一邪惡政策的首要亞洲幫兇。

  華盛頓和東京想把兩國與印澳的“四方機制”打造成美日同盟的擴大和升級版,進而再拉更多國家入伙,共同對抗中國,讓美日同盟發揮全球作用。他們一口一個“共同價值觀”,但世界本應是多元的,最危險的是對抗,集團對抗尤甚。美日在把所謂“印太”撕裂,以侵蝕甚至毀掉合作為代價,讓對抗成為全地區的主旋律。

美日兩國對中國和世界人民有欠賬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對美日領導人會晤及雙方聯合聲明中的涉華內容指出:

  第一,世界上只有一個體系,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只有一套規則,以聯合國憲章為基礎的國際關系基本準則。美日代表不了國際社會,沒有資格定義國際秩序,更沒有資格將自身的標準強加于人,美日嘴上鼓吹自由開放,實際上拉幫結派、搞小圈子、煽動集團對抗,這才是對地區和平穩定的真正威脅、對國際規則秩序的肆意破壞。66年前,萬隆會議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提出處理國家間關系的十項原則,至今仍對指導國際關系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這充分表明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平等不要霸權、要合作不要對抗才符合時代發展的潮流,才經得起歷史實踐的檢驗。

  第二,在人權問題上,日美兩國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是有欠賬的。日本上世紀30年代發動的侵略戰爭給亞洲國家特別是中國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災難,但日本作為戰敗國,國內至今卻仍不時出現否認、美化侵略歷史的言行。美國長期推行窮兵黷武政策,僅2001年以來,美國對外發動的戰爭就造成超過80萬人死亡。其中平民死亡人數就達30多萬。日美應該做的是切實反省并糾正自己的侵略行徑和侵犯他國人權的錯誤行為,而不是打著人權幌子行干涉中國內政之事,借口人權問題抹黑他國形象、破壞他國穩定、遏制他國發展。中國人民不答應,世界人民也不答應。當務之急,日本應正視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嚴重關切,本著對世界各國人民生命健康負責的態度,立即停止實施向海洋排放核污水的決定,停止損人不利己的行為。

  第三,抗擊疫情需要秉持科學精神,需要各國通力合作。美國把抗疫政治化,對別國污名化,大搞甩鍋退群,不僅使美國人民付出了沉痛的代價,也給國際抗疫合作制造了障礙,增添了阻力。美日應停止在抗疫問題上的政治操弄,珍惜生命,尊重科學,為促進國際抗疫合作多做實事,少添麻煩。

美日聯合菲律賓炒作“中國海上民兵船”

  近日,關于中國“海上民兵漁船”在南沙群島九章群礁牛軛礁附近聚集的消息在菲律賓國內和國際媒體發酵。菲律賓外交部和武裝部隊發言人對外表態,先說有220艘,后又確認稱有183艘船,指責“這些民兵漁船侵犯了菲律賓的專屬經濟區權益,并在進行軍事化脅迫的動作”,要求中國漁船撤離。中國駐菲律賓使館發表聲明回應,“長期以來,中方漁船一直在該礁附近海域捕魚。近期由于海況原因,中方一些漁船在牛軛礁附近避風”,沒有所謂“中國海上民兵船”。

  事實其實很清楚,最近的氣象條件不好,南沙群島海域浪高普遍2米以上,東北風5-7級,而九章群礁有個非常大的潟湖,是南沙地區避風佳所,中國漁船在此避風合乎情理。菲律賓軍方也承認,這些漁船一直停留在牛軛礁附近,沒有任何異常動作。理性來看,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中國近期要“脅迫菲律賓”或在南海搞大動作。中國在這些爭議區域的政策也是一貫的,即與相關各方擱置爭議,積極與東盟國家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并推動“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

  然而,美日菲等國家卻大肆炒作,企圖在國際上掀起聲勢。

  自2016年“南海仲裁案”得到所謂裁決后,菲律賓在南海爭議問題上的要價在不斷提高,已不承認包括九章群礁在內的大部分南沙海域與中國存在爭議,因此遇事反應強烈。中方對“南海仲裁案”的立場是明確的,即“不接受、不參與和不承認”,菲律賓國內部分勢力在明知不可能憑一紙空文達到目的的情況下,抓住一切機會炒作,試圖通過輿論和外交向中國施加壓力。

  美國和日本是中菲以外少數就此事發表官方表態的國家,內容大同小異,聲稱要站在菲律賓一邊,反對中國使用“海上民兵進行脅迫”。美國和日本每天都有飛機或衛星過頂所謂的事發區域,有強大的態勢感知能力,到底有沒有事情發生它們心知肚明。

  近年來,美日等國不斷在國際上炮制“中國脅迫鄰國、欲控制南!钡南,中國就算是在廣東和海南島修條馬路或建個港口,都會被它們拿來炒作。因此,此類事件必定會被它們利用。背后的邏輯就是,在南海,其他國家什么都可以干,而中國干什么都不可以。這實際上是要限制或剝奪中國利用南海的權利,這其中,正義、道義和公平蕩然無存。這哪里是中國在脅迫他國?明明是中國被霸凌!

美軍在南海對中國“秀肌肉”卻暴露缺陷

F-16C戰機

    近日美國在南海接連“秀肌肉”,被外界視為“對中國的強力威懾”。美國海軍官方網站發布的照片顯示,4架全副武裝的美國空軍F-16戰斗機12日從日本北部的三澤空軍基地起飛,歷經數百英里的航程后,從位于南海的美國海軍“羅斯!碧柡侥复驌羧荷峡诊w過。報道還特意提到,美軍?章摵涎萘暜斕,“中國航母與美國航母處于同一片海域”。

  美國“福布斯”網站分析稱,在五角大樓心目中,這是美國?哲娽槍χ蟹皆谂\椊傅摹罢碱I行動”進行的武力展示。然而這次演習卻暴露了美國在西太平洋空中戰力的脆弱性。雖然這4架F-16戰斗機各自攜帶有6枚空對空導彈,堪稱可靠的空中力量,但“這些戰機的基地無論是距離臺灣或是南海都實在太遠了”。由于美國空軍加油機裝有無線電詢答機,因此從公開的飛機追蹤網站上可以發現,當天美國空軍出動4架KC-135加油機對4架F-16進行了空中補給。

  報道稱,美國當前部署西太平洋地區的戰斗機部隊主要集中在日本和韓國,想要前往遙遠的南海,最近的空中戰力包括駐日本沖繩嘉手納基地的兩支F-15戰斗機中隊以及日本三澤基地第35戰斗機聯隊的兩支F-16戰斗機中隊。而F-16在滿載武器的情況下,不依靠空中加油的作戰半徑只有400英里(約644公里),因此前往南海必須進行1對1的空中加油。

  此事暴露出當前美國空軍在西太平洋地區存在的嚴重問題:要是從三澤基地出發的每架F-16戰斗機都需要1架加油機提供空中加油后,才能在臺灣周圍的戰斗中扮演“有意義的角色”,那么美國空軍想武力干預臺海,需要多少加油機?五角大樓估計,如果解放軍攻臺,可以迅速動員數以百計的現代化戰斗機,而且“解放軍在距離臺灣數百英里之內修建了多個大型空軍基地”。

    相比之下,美軍若要部署數量相當的戰機,只能依托于少數幾個空軍基地,而且其中沒有任何一個基地距離“解放軍可能登陸的臺灣南部”是在500英里以內的。也就是說,從嘉手納和三澤等西太平洋基地起飛的美國空軍戰機大部分都需要加油機的協助才能參戰。這意味著必須出動數百架空中加油機,已經遠超美國空軍的能力。

  至于距離更遠的南海,美國空軍“短腿”的問題更為明顯。報道稱,美國空軍官員認為,一旦中美在臺;蚰虾1l沖突,先進的F-35A隱形戰斗機恐怕無法扮演關鍵角色——因為它的航程實在有限。美國《空軍》雜志此前曾抱怨稱,五角大樓在規劃未來戰機時犯下嚴重錯誤,無論是F-22還是F-35都沒有注重航程問題,導致它們如今在遼闊的太平洋地區難以發揮核心作用。

  有分析稱,雖然理論上南海周邊的泰國、新加坡和菲律賓等國都擁有可供美軍戰斗機起降的大型空軍基地,但這些國家并不愿意被美國卷入一場與中國的武裝沖突中,因此目前美軍尚無法利用這些空軍基地。另一方面,美軍正在加緊建設分布在西太平洋的多個中小型空軍基地,并采購作戰半徑大的F-15EX新型戰斗機,再加上空中加油機的合理調配,這些舉措在很大程度上能緩解美空軍的“短腿”問題。

  此外,報道還提到,五角大樓希望美國海軍能充當“救火隊”,這也是“羅斯!碧柡侥负蜐M載F-35B垂直起降戰斗機的“馬金島”號兩棲攻擊艦頻繁展開巡邏的原因之一。航母能直接駛入南海,并可以連續出動多波次戰機投入戰斗,比遠程奔襲的美國空軍戰機更加靈活。但這些海軍大型艦艇很容易遭受解放軍遠程反艦導彈、轟炸機和潛艇的攻擊。

推進“亞太北約化”與“北約亞太化”雙進程

拜登 資料圖

  拜登政府繼承并推進“印太戰略”,背后的邏輯與美在歐洲以制造危機來加強聯盟的做法如出一轍。為重振美在亞太區域聯盟功能,拜登政府正在大力炒作“中俄等國是威脅”的國際輿論,并不斷掀起區域紛爭。美國在涉疆、涉港、涉臺、涉藏等議題上反復以民主人權為由干涉我內政,并在南海、東海、疫情處理等議題上制造紛爭,還高頻度與盟國搞聯合軍演,無一不是它以制造大危機重振聯盟需求的體現。對美國而言,亞太區域穩定不合乎它界定的所謂戰略利益。制造亞太區域深刻分裂和危機,搞大國戰略競爭乃或對抗,以拉抬美國亞太區域聯盟功能,是美國“印太戰略”的本質所在。

    “亞太北約化”與“北約亞太化”雙進程是美國“印太戰略”兩個最關鍵的核心支柱,也是它衡量該戰略成功與否的關鍵指標。與北約牢固鎖定對歐洲安全格局的主導不同,美國在亞太區域既有的諸多雙邊聯盟功能與規模都無法確保其主導亞太安全格局。它正以掀起更多危機來快速推動“四方安全對話”機制運作,并尋求以之為基礎將亞太區域已存在的、以美國為軸心的諸多雙邊聯盟對接起來,最終形成美國主導多邊聯盟“亞太北約化”的安全格局。這種將塑造歐洲安全格局的邏輯應用于亞太區域如此清晰,以至于美國相關政策節奏與趨向的可預測性極強。

  美國堅定推動在北約的歐洲國家盟友破除所謂狹隘歐洲視角,盡快到歐洲以外地區發揮作用。此目標是在諸多大危機中推進的。在聚焦與中俄搞戰略大角逐的當下,美國迫切需要北約制度與功能加快實現“亞太化”。渲染或制造大危機是它實現這一意圖的最關鍵途徑。近日拜登政府與北約宣布盡快徹底撤出阿富汗的決定,并非是北約要在亞洲搞收縮,實則是籌劃將行動重心向東亞區域轉移。它們并不關心阿富汗的混亂最終如何解決,而是試圖在東亞區域制造更大危機,加速“北約亞太化”進程。

  利用或制造大危機是美國推進戰略利益的慣有行為特征,珍視自身繁榮與穩定的亞太國家對此應當有清楚的認識,并保持足夠警醒。

 

 

    來源:環球網、外交部網站、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等綜合

鼎盛国际